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凝结历史沧桑的文化标识—"监利"县名释义考辨 作者:任茂礼

[复制链接]
查看: 7796|回复: 1

2

主题

6

帖子

100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00
QQ
发表于 2019-3-13 09:08: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地名是人类社会活动的产物,它记录了当地人们生存与发展的历程,记录了战争与灾害的磨难,记录了自然环境的沧桑变化,有着丰富的历史、地理、语言、经济、民族、社会等科学内涵,是一种特殊的文化现象,是社会历史的活化石。
  监利县建县已近1800年历史,是湖北省30个“千年历史古县”之一。由于监利县名不同于古代一般以山水物产命名的习惯,而是取事为名,尤其监利的“监”用其古义,生僻少见,以致在现代社会生活中,很多人对监利县名不解其义,徒感陌生;有的甚至错解其义,妄议纷争,莫不令人生憾。其实,监利县名,蕴含了“地富鱼稻”的物华天宝,传达了吴王“务农重谷”的治国理念,承载了风起云涌的历史事典,文化蕴藏极为丰富。可谓其品味有如深宫闺秀之高妙,其质地有如斑斓璞玉之瑰丽。

  一、三国吴置监利县的历史背景
  监利县地,夏商(前2100年-前1100年)属古南蛮国(治所在今监利县黄穴镇古井口西南约一里)。周代(前1100年-前770年)属《禹贡》荆州之域,亦即古云楚泽地。春秋战国(前770年-前221年),监利县地属州国。[《左传》“桓十一年(前701年),郧人军于蒲骚,将与随、绞、州、蓼伐楚师。”杜注:“州国,在南郡华容县东。”《纪要》:“在监利县东三十里。”《史记》:“楚考烈王元年(前238年),纳州于秦以平。”州国何年为楚国所灭无考(见《湖北省建制沿革·楚灭国考》)。]汉武帝元封二年(前109年),置荆州南郡,领十八县,监利地域置有华容(治所今周老嘴西三里)、州陵(《春秋传说汇纂》:“监利县东三十里有州陵城”)两县(见清光绪《荆州府志·荆州领县表》)。
  《湖北省建制沿革》(潘新藻着):“《宋志》:三国吴析(华容)置监利县。”《监利县志·总述》(湖北人民出版社 1994年版):“三国吴黄武元年(222年),析华容置监利县。”自三国孙吴置监利县,迄今已近1800年历史。要了解监利县名由来,须先了解孙吴置监利县的历史背景。
  三国孙吴置监利县之际,曾发生有两件非常重大的历史事件,为监利县置县描绘了浓墨重彩的时代背景。
  一是“关羽大意失荆州”,监利地域再度归属孙吴。《三国志·蜀志·诸葛亮》云:“荆州北据汉沔,利尽南海,东连吴会,西通巴蜀,此用武之国也。”因此,荆州为魏、蜀、吴必争之地,隶属更迭频仍。
  荆州本汉献帝命官荆州牧刘表领地, 建安十三年(208)七月,曹操亲率大军南征荆州(治所在今湖北襄樊)。八月,刘表病死,其子刘琮出任荆州牧。九月,刘琮投降曹操,曹操继而占领荆州重镇、南郡治所江陵,监利地域(华容、州陵)遂属魏。
  建安十三年(208)十二月,赤壁之战,孙权与刘备联军大败曹操,曹操从华容道北归。荆州八郡,南阳等二属魏外,其余孙刘各得其半,其中南郡十七县,以长江为界一分为二,江南八县属蜀,江北九县属吴。吴将周瑜任南郡太守驻江陵。监利地域属吴。
  《资治通鉴卷六十六》:“十五年(210年)十二月,……备以周瑜所给地少,不足以容其众,乃自诣京见孙权,求都督荆州。”这就是着名的“刘备借荆州”事件。其时周瑜已死,孙权委任鲁肃代瑜领兵。“鲁肃劝权以荆州借刘备,与共拒曹操,权从之。”其实刘备借荆州,只是向东吴借了半个南郡,即南郡江北九县;而且刘备还出让了长沙郡等地。于是两家重新划分荆州,以湘水为界:长沙、江夏、桂阳三郡以东属于孙权;南郡、零陵、武陵以西属于刘备。自此,监利地域属蜀。
  刘备获得整个南郡后,遂还荆州、南郡治所于江陵(此前刘备另置南郡于公安),并派威名煊赫大将关羽镇守荆州。建安二十四年(219年),魏军主力在汉中和刘备作战,驻守荆州的关羽积极配合刘备的行动,亲率荆州主力进攻魏军占据的樊城和襄阳,大败曹魏大将曹仁,擒于禁、斩庞德,威震华夏,曹操差点打算迁都躲避关羽的锋芒。
  就在关羽北伐高奏凯歌之时,东吴孙权派大将吕蒙乘虚偷袭荆州治所江陵,江陵守将南郡太守靡芳、将军傅士仁不战而降。关羽旋即回师救援,结果败走麦城,被吴军所杀,以至于丢失了荆州这个战略要地。自此,监利地域再度属东吴。
  其实,关羽失荆州的致命丧,并非关羽大意,后方失守,而是守将不战而降,这应验了“堡垒从内部攻取”的名言。古语云:“夫一胜一负,兵家常事。”而关羽失荆州,却对于改变三国政治版图至关重要。尤其刘备痛失关羽,复仇心切,不顾诸葛亮劝阻,次年率兵大举伐吴,大败于彝陵之战,彻底断送了蜀国统一全国的战略和实力。
  试想,关羽不曾失荆州,三国的历史将会改写;同理,监利地域也不会再度属吴,吴国便没有机会“析华容置监利”,监利地也许一依古华容县名沿袭至今,后来湘华容也不致藉华容之名立县。
  监利置县的另一个重大历史背景是,三国鼎立初成,吴王孙权接受称王,觑觎称帝。
  建安二十五年(220年),曹操逝世,曹丕继任丞相、魏王。同年,汉献帝正式“禅让”帝位,曹丕受禅称帝(人称“曹丕篡帝”),改元黄初,以魏代汉,结束了汉朝四百多年的统治,史称曹魏。
  建安二十六年(221年),刘备不承认曹魏政权,于成都称帝,国号汉,年号章武,史称蜀汉。
  时天下三分,曹刘皆已称帝,孙权如何自处,十分尴尬。若乘势称帝,实力不济,条件尚不成熟。尤其刘备报仇之心未泯,随时可举兵西来,且魏军于北境大军压境,一旦吴蜀开战,魏军即可乘虚而入,南渡横扫孙吴后方,孙吴亡国,危在旦夕。若承认魏、蜀称帝,却矮化了自己,还会交叉被对方增加敌意,为日后纵横捭阖留下羁绊。最终,孙权还是放下身段,遣使请求成为魏的藩属,并将降将于禁等送回北方。魏文帝黄初二年(221年)十一月,曹丕册封孙权为吴王。吴王孙权遂改元次年为吴黄武元年(222年)。
  年号是只有皇帝才能颁布的,涉及正统和唯一性问题。藩王使用独立的年号也就意味着背叛宗主国的皇帝。在中国境内的“王”,无论藩王、亲王、郡王,都不可能用自己的年号。孙权表面接受称王,内心觑觎称帝。他不但公然改元,还存心改年号为“黄武”,即取魏文帝年号“黄初”之“黄”,蜀汉帝“章武”之“武”,比肩曹丕、刘备,称帝之心昭然若揭。正是“吴黄武元年(222年)”,“析华容置监利县”,也许监利县是孙权被册封吴王后,所建置的第一个郡县行政设置。可见监利县的设置,含藏有吴王孙权强烈的帝王意志(置监利县的具体缘由见下文详析)。直至吴黄武八年(229年),孙权在武昌正式称帝,国号吴,改元黄龙。

  二、两种县名释义的纷争
  《湖北省建制沿革》:“明万历《湖广总志·荆州府沿革》:监利县以‘地富鱼稻,令官监办之’得名。”《湖北省监利县地名志》(监利县地名领导小组办公室1982年版):监利县“因‘土卑沃,广陂泽’《读史方舆纪要》),‘地富鱼稻”,于是东吴便‘令官监办,’以图鱼、稻之‘利’(《湖广总志·荆州沿革》)”。《监利县志》(1994年版):“三国吴黄武元年(222)析华容置监利县,以‘地富鱼稻’东吴派官‘监收鱼稻之利’而得名。”《中国地名语源词典》:“三国吴黄武元年(222年)析华容县置监利县,因境内‘地富鱼稻',东吴‘派官监办之',故名监利,属南郡。”《〈中国影像方志〉 第10集 ·湖北监利篇》(发布时间:2017年11月01日 ):“公元222年,孙权在此设关立卡,以‘监收鱼稻之利’……并以此为名设监利县,这就是监利地名的由来。”
  上述典籍《湖北省建沿革》、《湖广总志》、《监利县志》、《监利县地名志》、《中国地名语源词典》,对“监利”县名由来,因“地富鱼稻”,吴派官监办“鱼稻之利”的释义,一脉相承,大体一致。以致现今权威媒体《中国影像方志》“监利篇”,经多方甄别(托人电话咨询过笔者),也取“鱼稻”之说,阐发监利物宝天华,历史悠久。这些成为监利县名由来的主流之说,即“监收鱼稻之利”。
  与此同时,监利县名释义还有“监收鱼盐之利”的另外一说。持“鱼盐”(也说成“渔盐”或“盐鱼”)说的主要“依据”有:
  一是从税赋角度推断,时吴置监利县即是派官征收税赋,盐由国家专营,是增加财政收入的重要渠道;监利地渔产品丰富,腌制加工用盐量大,最大的税赋资源当是“鱼盐”;且国家还在各州郡的许多地方派驻盐官,史有记载(见网络文章《监利县名由来》)。
  二是说相传古代监利是盐产地。县境分盐镇一带,曾有“应赶”“紫龙”二山,山涧溪水味咸,含盐量高,称为“盐溪”。分盐镇历史上曾称“盐市”“盐关”。古先后置有“分盐司”“分盐署”。且监南三洲有地名为“盐船套”,相传古时曾有大盐船在该地段的长江中沉没。因此,监利县是因“监收鱼盐之利”而得名(见《湖北民政》网《梦里水乡监利,其县名为何叫监利》)。
  三是以其他文献记述为依据,诋毁省、府、县志记载。如网络文章《该怎么说你啊,我的监利》(载《监利人》2017年11月9日网络版)云:“盐鱼”之说,最早出现于1959年版《监利县志》:“由于我县面江背襄,地属平原,西北境内曾产盐,且湖泊甚多盛产鱼,于是设官‘监’收盐鱼之‘利’,所以叫做‘监利’。”
  该文还列举崇文书局2010年版《监利历史》认为,自战国起就是按亩纳税,没有因水稻种得多或产量高而专门“令官监办之”。而食盐由国家收购专卖,监利县境内鱼多用盐多,有很多关于盐的遗迹和传说。“监利县名的来历,以‘监收鱼盐之利’比较切合实际。”
  进而该文愤愤不平指称:1984年版《监利县地名志》引经据典,加以发挥,拼凑成了:“监利的名称最先出现在三国时期,因‘土卑沃,广陂泽’(《读史方舆纪要》),‘地富鱼稻’,于是东吴便‘令官监办’以图鱼、稻之‘利’(《湖广总志?荆州沿革》)”。10年之后,又第一次堂而皇之地走进1994年版《监利县志》,该志还“创造性”地将“监收鱼稻之利”加上引号,成为其“合法化”的始作俑者,让人误以为是引用的典籍原文,谬种流传。云云。

  三、“监收鱼盐之利”的谬误
  1、历史典籍查无监利“鱼盐”说。一地灿烂的历史文化,必将滋养一地人民独特的精神秉赋,助力一地经济社会的全面发展。因此我们在发掘历史文化的时候,一定要抱有严谨、科学的态度,热爱历史,尊重史实,敬畏历史,“述而不作”。
  既然《湖北省建沿革》、《湖广总志》、《监利县志》、《监利县地名志》、《中国地名语源词典》等权威性的典籍,对“监利”县名由来,因“地富鱼稻”,“令官监办之”,有一致性的明确记述,且根本无涉“盐”字,何来“监收鱼盐之利”?更有明代郭子章撰着的《郡县释名》,把“鱼稻之利”说得更加明白:“孙吴置监利县,正以地富鱼稻之利,令官监办之,故名监利。”因此,即便监利有盐产业也不能附会为“鱼盐之利”,何况监利县西北仅有少量盐矿藏,并无开采价值。至于历史上部分州郡曾有过盐官设置,乃至县域分盐有过“分盐司”“分盐署”,那与建制县级行政机构是两码事,不可同日而语。
  再者采信依据不能倒置,不能用其他文献的异说歧见,来挑战国史、地方志的权威性。这些都是基本原则,也是我们应当以诚恳的态度来遵循的。
  至于1959年版《监利县志》的县名释义不能作为考辨依据,那是因为该志是一部简志,是“大跃进”中的产物,该志从搜集资料到编撰到印刷仅用了一年时间,而且并非正式出版物(下文有详析该志县名释义具体错在哪里),因此其征信程度会受到局限。
  2、孙吴置监利县的直接缘由。要弄明白监利县名释义或“鱼稻”或“鱼盐”的真伪,只要我们拂去历史尘埃,因循相关历史记载,顺藤摸瓜,便可窥见到孙吴置监利县最直接的缘由,明白历史真相。据笔者考辨,孙吴置监利县的直接缘由主要有三个。
  一是“十万户”北方难民涌入荆州,“屯田籍民”。
  东汉末年,军阀混战,中原大乱,民不聊生,逃逸和暴动频繁发生,人民为了躲避战争,大量流亡迁,导致社会经济崩溃。《后汉书董卓传》:“天子东归后,长安空城四十余日,强者四散,羸者相食,二三年中关中复无人迹。”据统计汉末(至220年)北方人民南下流亡者达145万人口之多。《晋书·食货志》:“建安初,关中百姓流入荆州者十余万家。”按户3-5人测算,10余万家即近50万人,可能比荆州本有人口还要多,时东吴人口为280万。流亡人口大量超载,给经济社会带来严重隐患。
  面对上述问题,东吴是如何解决的呢?据高敏《中国经济通史·魏晋南北朝经济卷》(经济日报出版社、1998年版)介绍,在混乱中建国的东吴政权,采取两种不同的户籍措施来控制土地和人。(一)、屯田籍民,在居住比较集中的地方实现屯田,以屯田的形式强迫流民去耕种,征收巨额赋税。(二)、州郡领民籍,每攻克一城或一地,强制迁徙该地区人口到其控制比较牢固的地建立州、郡、县或在当地直接建立州郡县,委派各级官吏去管理,征收赋税。
  依此可知,孙吴析华容置监利县,并非普通的行政区划调整,亦非赐赏封邑,而是视华容“土卑沃、广陂泽”、“地富鱼稻”的优越自然条件,和控制比较牢固的行政管理状况,辟置新县,对流民进行“屯田籍民”管理;监利县名的“派官监办”,“收鱼稻之利”的历史记载,与学者高敏有关“屯田籍民”“委派各级官吏去管理,征收赋税”的论说高度吻合。
  还有邑人不得其解的疑问,即析华容置监利 ,为什么把监利县治设于离华容县治不到20公里鸡鸣铺?新旧两县行政机构相距太近是不便各自行政管理的。今天在这里也找到了答案,因为孙吴置监利县,是要依托掌控比较牢固的华容县,以及华容与监利共夏水(今内荆河)的交通便利,有效施实“屯田籍民”。如果不是屯田籍民,而是行政区划调整,两个县的县治是不会设置的这般近距离的。其实,用我们今天某行政区辟“工业园”、“开发区”搞对外开放,托比当年析华容置监利,以“屯田籍民”,似乎更好理解些。
  此外,西北大学随成伟的《三国东吴赋税制度研究》论文,把东吴“屯田籍民”的方法论述得更为具体:东吴时期,由于战争,政府掌握有大量公田(或官田),这些公田一部分实行军屯或民屯,一部分租给农民耕种,收取巨额租税。军屯以“屯”或营为单位进行集体耕作,产量全部归国家所有。民屯征收比例为:“兵牛者,官得六分,士得四分;自持牛者,与官中分。”该文称,时江陵以东沿长江岸边,分布有很多屯田民集中点。
  该文还称,东吴在实行屯田籍民政策的同时,还实行“复田、复客”制度,即国家将屯田民的赋役免除,然后赏给有功将领,使之向受赐将领纳税服役的制度。
  监利县作为屯田籍民“开发区”,其后是否依“复田、复客”制度,将屯田民赏赐给某有功将领过不得而知。如果“复田、复客”了,组织屯田籍民的县机构就不再需要了,因为征税赋役将由受赐将领自行安排。《补三国疆域志》:“三国吴析(华容)置监利县,寻省。”由此可知,监利县的设置,其阶段性的作用曾已一度完成,故“寻省”,可谓“文成印坏”。
  《太平寰宇记》:晋太康五年(284),复立监利县,属南郡。
  《清一统志》:“梁废华容入监利”(梁指后梁555-587年)。自此,监利县沿袭至今。
  二是物价风涨,“时谷一斛五十万。”
  《晋书·食货志》:汉自董卓之乱,百姓流离,谷石至五十余万,人多相食。魏武既破黄巾,欲经略四方,而苦军食不足,羽林监颍川枣祗建置屯田议。魏武乃令曰:“夫定国之术在于强兵足食,秦人以急农兼天下,孝武以屯田定西域,此先世之良式也。”于是以任峻为典农中郎将,募百姓屯田许下,得谷百万斛。郡国列置田官,数年之中,所在积粟,仓廪皆满。祗死,魏武后追思其功,封爵其子。
  由此可知,三国时期,物价飞涨,粮食尤其稻谷被作为“定国之术”、用兵之本。国家组织屯田,生产稻谷,早在魏国已经实行,并取得成功经验。因此,孙吴析华容置监利县,聚募难民,屯田籍民,收鱼稻之利,不是创造发明,而是搬他人经验为己所用。同时北方比南方开化得早,北方难民把先进的耕作制度,生产方式带到监利,也促进了监利的水稻生产,经济社会发展。
  三是“吴之务农重谷,始于此焉。”
  《晋书·食货志》:文帝黄初二年(221年),以谷贵,始罢五铢钱。……吴上大将军陆逊抗疏,请令诸将各广其田。权报曰:“甚善。今孤父子亲自受田,车中八牛,以为四耦。虽未及古人,亦欲与众均其劳也。”有吴之务农重谷,始于此焉。
  文黄初二年(221年),即是始置监利县之上一年,因为谷贵而停用五铢钱,可见谷价之高,通货膨胀之严重。东吴大将军向孙权上书直言,请求孙权下令各级将领都要在自己所驻守、管辖的地方大力组织扩种粮食。孙权回复说,这个建议很好!从现在起我就带着儿子一起去耕作由国家分配自己的责任田。军中拉车使用的八头耕牛拿出来,分配到四组屯田农户中去使用。我虽不及古人那样有体恤民情的明德,但确有与人民同甘共苦的决心。这便是东吴有始以来把大力发展农业,注重谷物生产作为国策的开始。
  不知孙权的责任田有否种到监利屯田籍民开发区过,但监利县的设置,一定体现了孙权把务农重谷确立为国策的思想意志。
  剖析孙吴设置监利县的历史缘由,可以看到,当时监利县的设置,收到了多种效益,一是妥善安置了难民,二是发展了粮食生产,三是促进了南北方的农耕文化交流,四是屯田籍民的完成为赏赐有功将领提供了物质保障,五是为东吴确立重农重谷国策发挥了试验田的作用。因此监利县的诞生是恰逢其时,集合大利。
  因此,我们对监利县的“利”,切莫狭义地理解为税率之“利”,它当是社会综合效益之“利”。如《三国志·蜀志·先主》:“荆州主簿殷观进曰;‘若为吴先驱,进未能克蜀,退为吴所乘,即事去矣。今但可然赞其伐蜀,而自说新据诸郡,未可兴动,吴必不敢越我而独取蜀。如此进退之计,可以收吴、蜀之利。’先生从之,权果辍计。”其“收吴、蜀之利”,与监利县名“收鱼稻之利”的“利”,系指社会综合利益的含义是相同的。这也是我们要认真注意的。
  3、“鱼盐之利”的出处与乖违
  监利县名“监收鱼盐之利”的出处,至目前没有发现权威古典相关记载。地方文献、网络文章引用最多的出自1959年印刷《监利县志》简志,该志“鱼盐”说依据何处无文交代。
  而“鱼盐之利”一词则最早出自《国语·齐语》:“通齐国之鱼盐于东莱,使关市讥而不征,以为诸侯利,诸侯称广焉。”《周礼·夏官·职方氏》:“东北曰幽州……其利鱼盐。”孙诒让正义:“鱼亦谓海鱼,盐即煮海之盐。”《史记·齐太公世家》:“太公至国,修政,因其俗,简其礼,通商工之业,便鱼盐之利,而人民多归。”
  “齐太公世家”,我们翻译下便于理解:太公,即太公望吕尚,姓姜,名尚,字子牙。周文王时号太公望。是“东海上人”,约今山东沿海一带的人。太公到齐国后,修明政事,顺其风俗,简化礼仪,开放工商之业,发展渔业盐业优势,因而人民多归附齐国。
  如上文可知,“鱼盐之利”是指鱼和盐相连的利益。鱼指海鱼,盐为煮海盐,地域特征十分明显,系指东海齐国今山东沿海。除此外国内其他地方,尽管多地产盐,但无一处使用过“鱼盐之利”,而且中学历史有道考题:“春秋各国中,占有鱼盐之利的是哪个国家?”可见它的排他性非常严格。我们1959年版《监利县志》,用“鱼盐之利”释义监利县名,贻笑方家!今天监利县人民政府门户网站之监利历史,仍用“鱼盐之利”,有损监利文化形象。
  4、地方志的存史、资治、教化作用
  有网友尖锐指出:“监收鱼稻之利”的“始作俑者”是1994年版《监利县志》。笔者作为该志主编之一,闻过喜忧参半。喜的是该志出版二十余年,早已市面不见,且现时人们热衷网络,读纸质书者日益鲜见,竟有邑人在研读志书啊;忧的是网友质疑志书县名释义,尽管是一家之言,毕竟是志书没有道清原委,才致读者产生歧见,尤其自己作为文字统稿主编,难辞其咎!难怪古人说,编史修志,如履薄冰,如临深渊,笔下写春秋,肩上担道义。不过网友称1994年版《监利县志》是“鱼稻”说的“始作俑者”与事实不符,原因前文已述,不辨自明。称“监收鱼稻之利”引号不当,是因为网友知其一不知其二,因为引号不仅可以“标示语段中直接引用的内容”,还可以“标示需要着重论述或强调的内容”等(见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修订的《标点符号用法》)。若不借此点明,惟恐以盲引盲,贻害读者读志用志。笔者还须要道明的是,尽管志书可能有这样那样疏漏,但其征信的权威性是不容置疑的。古有“下车伊始,先看‘河图’、‘洛书’”之说,河图即是地图,洛书即是地方志。即使现代官员每到一地任职,也是下车伊始,即先行查阅地方志书,了解地情。那是因为地方志是官书,是全面系统地记述本行政区域自然、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的历史与现状的资料性文献,其有“存史、资治、教化功能”,能彰显服务社会的特殊价值(见国务院《地方志工作条例》)。如1994年版《监利县志》,它由县政府主修,历时十年,融汇了监利县200多名撰写人、荆州市(地区)50多名审稿人的心血,并且延请《湖北省志》常务副总纂密加凡、武汉大学着名历史学家冯天瑜为顾问,有效提高了志书的科学性、规范性。
  尤其密老是我们国家社会主义新方志专家,担负《湖北省志》总纂工作十分繁重,他老除了老家县志外,监利县志是他唯一接受应聘顾问的县级地方志,其因缘是《监利县志》是密老新方志体例的试点县之一。《监利县志》从篇目设计到送审稿,全部经由密老过目并指导下完成,其中也包括“鱼盐”“鱼稻”说的征询。记得密老跟我们谈志稿,大多是周末,在他位于武昌水果湖绿树掩映的小院里。密老那高屋建瓴,令人茅塞顿开的教诲,常令笔者激动不已:笔者三生有幸,监利县志有幸!1997年,《监利县志》被评为全国优秀地方志成果三等奖,湖北省一等奖。
  至于网友对《监利县地名志》有关监利县名由来“鱼稻”说的质疑,称其“引经据典,加以发挥,拼凑成了”的说法,笔者认为也是不大客观的。首先,《监利县地名志》有关监利县名由来的记述引经据典,有根有据,顺理成章。其次,网友对县地名志的艰难成书过程也缺乏了解。
  《监利县地名志》主编殷小英与笔者也是好朋友。1986年笔者被调至县志办公室,县志办就在县地名办楼下,殷小英特来办公室看笔者,并说到此前县领导要求他来做县志主编,但当面征求意见时他没同意。从县地名志主编到县志主编,驾轻就熟,好事啊,为什么没来呢?小英介绍说,原来因县地名志定稿时,就监利县名由来,他与办公室领导意见闹得很僵。
  办公室领导坚持“鱼盐”说,称县志(指1959年版《监利县志》)有记载;小英坚持“鱼稻”说,说《湖广总志》、《荆州府志》有依据,会上两者相持不下。最后小英说:你是办公室领导,行政上我服从你;我是主编,业务上你服从我。这样监利县名“鱼稻”说终于在《监利县地名志》上确定了下来。原来这位办公室领导就是1959年版《监利县志》的主要编写人之一。自此小英与领导关系闹得很不愉快,加之之后小英以此事为题材写了篇小说,发表在《湖北日报》上,弄得领导大发雷霆。县领导为了平衡关系,将地名办公室领导调至县志办公室。这大概是殷小英不愿来县志办公室做主编的原因。后来殷小英被调到了宜昌市文联做专业作家去了。
  笔者为监利人才流失感到惋惜;更为小英宁为玉碎,秉笔直书的史官品格感到钦佩。难怪古人有“两句三年得,一呤双泪流”的感叹!的确,史志上的每一个字,都凝结着作者的苦心磨砺和不为人知的喜怒哀乐,是值得我们尊重的。

  四、两种县名读音的差异
  除了厘清“鱼稻”与“鱼盐”的是与非外,监利县名的释义还有一个重点是有关监利的“监”两种不同读音的差异上,读音不同,义理迥异。
  首先我们要弄明白“监”字的本义与引伸义。
  监 jiān (读尖),繁体为监,是个会意字, 甲骨文字形,左边是一个人睁大眼睛在往下看(臣,竖目),右边是个器皿。金文又在器皿上加一小横,表示器中有水。古人以水为镜,“监”就是一个人弯着腰,睁大眼睛,从器皿的水中照看自己的面影。本义:监督,察看。《说文》:监,临下也。《方言十二》:监,察也。《周礼·太宰》:立其监,注:“谓公侯伯子男各监一国。”
  监 jiān (尖)用于官职设置的还有如:监修(监督编修);监院(监管寺院的僧人);监主(监临主守的官员;);监帅(监督军务的主将);监国(君主因故不能亲政,由近臣代行职务),乃至 监察、 监狱等。
  但是从监 jiān (尖)的相关一系列词义去理解“监利”的“监”那就错了!因为监 jiān (尖)的本义是“监督,察看”;监督谁?它还有一个隐性主体。如果我们把它用在设置监利县“地富鱼稻”“令官监办之”上,“令官”“监督”谁去“办”呢,缺少一个主体;因此是说不通的。
  再来,我们来看“监”的另外一个读音jiàn (见),由镜引伸而来,古同“鉴”,借鉴。“鉴”,可以鉴人、鉴戒、审察、鉴别等。这个义很好,因此古人把它用在了朝廷的机构设置上,如“国子监”(掌管学校教育);“钦天监”(掌管天文历法)、“秘书监”(掌管国家藏书与编修)。“监”jiàn (见),即是古代官府和官名,它是“职掌”义,本身就是主体。因此,把“监”jiàn (见)放到“地富鱼稻”,“令官监办之”上去理解即是:地富鱼稻,“令官”,派官;“监”设置官府和机构;“办”,职掌;“之”,地富鱼稻的“鱼稻之利”。连起来就是“地富鱼稻,(孙吴)派官设置官府机构,职掌获取鱼稻利益事”,这样就通畅了。
  同时设置一个县级机构,选用朝廷官署名称的字,至少透露了三个信息:第一,结合孙吴刚刚和平接管荆州,荆州难民超载,急需安置,析华容置监利县,组织屯田籍民的重要性;第二,说明孙吴“派官”的层次较高,有可能是来自中央官署或孙权身边的官吏,御用气息很浓;第三,说明孙权“务农重谷”的国策已定,土卑沃,广陂泽,地富鱼稻,自然条件优越的监利,已进入孙吴施实国策的视野。因此说,新置监利县,组织难民屯田籍民,尽收鱼稻之利,是孙权实现“务农重谷”国策的试验田,一点也不为过。
  但是,目前摆在我们面前的问题是“监( jiān (尖))”“监jiàn (见)”不分的社会现象比较普遍,这个问题很严重!因为这个字音不读准,就严重歪曲了监利县名由来的释义,削弱了其文化意含,影响到监利人的文化自信;同时错读音“监( jiān (尖))”与负面义词“奸(jiān)”、“悭(jiān)”同音同调,加之后边又有一个“利”与之配伍,很容易让人一时错谔,联想到“奸商”、“悭贪”,严重影响监利文化形象,甚至潜移默化影响到招商引资。因此这事要引起监利县全社会的高度重视,采取得力措施以正视听。
  怎样“以正视听”?笔者认为最根本的是监利人首先“从我做起”,弄懂、读准、说对,具体方法有三个:一是特事特办,通过学校教育,把“监利”县名释义,正确读音,贯输到青少年中去,让我们的下一代进入社会就有正确的识别能力和使用方法;二是招牌、广告、网站名等涉及“监利”县名,要加注正确拼音,这也符合国家《汉语拼音方案》有关“发展科技、提高信息化水平”的要求;三是凡涉及对外宣传材料、报告、合同等,涉监利县名者,至少首次出现须加注正确拼音,如在题目、提要有县名加注拼音则更为方便,等等。总之要下实力,下苦功,为监利千年古县增辉,为子孙后代造福。
  综上所述,“监利”(jiànli)县名由来,“因‘土卑沃,广陂泽’《读史方舆纪要》)”,“地富鱼稻”,三国吴“令官监办之”(《湖广总志。荆州沿革》)”,监掌“鱼稻之利”(《中国地名语源词典》)而得名。
  “往事越千年,换了人间。”总之,“监利”这个历史斑斓的县名,以它物华天宝的瑰丽,肇启重大历史事端的蕴藏,历尽劫波的沧桑,成为监利人熔入血液的文化基因;也是监利人民在新的历史进程中,古为今用,高扬改革,创新发展,独特的文化标识。

  撰稿:任茂礼  2019年3月于监利容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6

帖子

100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00
QQ
发表于 2019-3-13 15:17:03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编辑整理文稿为之添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