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荆州在线 >> 最新新闻 >>

给身怀六甲的爱人发了一条微信:我醒过来了! 住院78天,医护人员频频把他从死神手里拽回来

  4月5日,住院78天的新冠肺炎患者彭博康复出院,他向前来送行的医务人员再三表示感谢

  4月5日10时10分,金银潭医院,38岁的彭博在4名援汉湖南护士的陪同下,从南五楼ICU病房走出大楼。

  正值壮年、当过兵的彭博,露在口罩外的部分,印着新冠肺炎深深的印记:左脸颊一块压疮未愈,固定各种管子的胶布在他的脖子上留下了斑斑印痕。腿的肌力尚在恢复中,步履有些摇晃。

  他不停地说着感谢的话,南五楼ICU病区主任夏家安和他的管床教授潘纯,陪他穿过医院的院子,送他上了社区接他的面包车。

  在新冠肺炎隔离病房,他住了78天。先是在武汉市中心医院,后来转到金银潭医院。

  从冬天到春天,时光走了两季,彭博经历了生死。

  每一次都是惊涛骇浪

  转院,从来没有想到过死

  2月6日中午,正在金银潭医院南五楼ICU病房支援的东南大学附属中大医院重症医学科的潘纯教授接收了一位病人。

  神志清楚,能交流沟通,就是因呼吸困难说话时断时续,间或夹杂着剧烈的咳嗽声,稍微活动一下就喘。病人的肺损伤很严重。

  这个病人就是彭博。潘纯看到的彭博胸部CT片,双肺大片的浸润影,能够维持通气的肺组织不多了。

  1月18日,彭博发烧,当即去了中心医院。第二天收治入院,后来转到金银潭医院。

  “彭博是一个好病人,他很相信我们,能够按照我们的医嘱去做,很配合。”潘纯介绍,彭博转来时,在高流量氧疗维持下,用了抗病毒和俯卧位治疗。

  尽管长时间趴着难受,彭博还是坚持着。4月3日,他在金银潭医院接受长江日报记者采访时坚定地告诉记者:“我是来寻找希望的,从来没有想到过死!”

  第一次生死考验:呼吸窘迫

  插管,生死30秒

  彭博的第一次生死考验,是转到金银潭医院的第三天。

  抗病毒药上了,俯卧位用了,高流量给氧3天了,彭博的病情并没有一丝好转,相反急转直下。

  2月9日,他的呼吸指标很糟糕。“呼吸窘迫随时都会要了他的命!”潘纯决定立即插管。这对医患双方来说都是一个极其危险的操作。

  彭博是清醒的,潘纯跟他一谈,他当即同意。他喘着粗气艰难地说:“你们放心大胆去做。”

  当天中午,彭博用了药后深度镇静,睡了过去,只是他这一觉睡得很长,直到3月4日才醒来。

  潘纯给彭博插管。整个操作30秒完成,成功了!在呼吸机的帮助下,彭博的氧饱和度明显改善,氧分压从50提高到了100。但监测呼吸力学指标很差,彭博肺里的二氧化碳也排不出来。

  3月13日下午,潘纯给彭博上了ECMO。戴着有创呼吸机,上着ECMO,没有知觉的彭博仍然是间断给予俯卧位治疗。这就需要把浑身是管子的彭博翻过来翻过去。

  用了松肌剂的彭博像一团棉花,各个关节也因此失去了肌肉的保护。“每帮他翻身一次,需要六七个人同时操作”。既要保证各种管子不脱位不错位,还要小心保护他的各个关节不骨折。

  第二次生死考验:细菌感染

  15天,他挺过了ECMO两大并发症

  2月15日,彭博转到金银潭医院的第9天。在输了3次康复者血浆后,他的新冠病毒核酸转阴了,这之后查了多次均为阴性。

  病毒感染不再是彭博的问题了。

  2月16日早晨,医生查房时发现彭博的尿减少了很多,肌酐明显升高,他出现了急性肾功能衰竭。这是上ECMO后出现的第一个并发症。

  当天,医生给彭博接上了CRRT(持续血液净化治疗)导管。“血液净化治疗,一是让彭博急性受损的肾脏停止工作,从而得到休息,二是可以过滤掉一些炎性因子”。

  2月27日,彭博的血压掉得很低,需要大量的升压药维持,反映炎症的白细胞和C反应蛋白等指标升得很高。可怕的细菌感染来了,这是上了ECMO后的第二大并发症。

  潘纯在评估过他的呼吸功能后决定,立即撤ECMO!

  评估发现,在ECMO工作的14天里,彭博的肺得到了很好的保护,压力指标有所好转,尽管还不能完全满足撤ECMO的条件,但不撤ECMO,感染会要了彭博的命,撤了ECMO,还可以再想办法。

  ECMO撤了,彭博的右股动脉又置上了血液净化的新管子。

  升血压,大量补液,根据细菌培养结果上抗菌药物。

  第二天开始,彭博的炎症指标开始恢复正常。彭博度过了凶险的感染关。从上ECMO到这天,整整15天。

  最后一次夺命之险:消化道出血

  深夜用4枚钛夹控制止血

  在撤掉ECMO的第三天,彭博做了气管切开,他的镇静剂也在慢慢减量了。

  3月4日,他完全清醒了。第一件事就是找护士要来手机,给身怀六甲的爱人发了一条微信:“我醒过来了!”

  此后几天,彭博成了病房里的明星,穿着防护服的医生、护士来找他合影。

  “他们为什么要找我照相呀?”彭博纳闷。直到他忍不住问了一位医生,他才知道在自己深度镇静、人事不知的24天里,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惊心动魄。

  “每一次希望都很渺茫,但每一次我们都没有放弃!”听到这话,彭博背过身去,不想让大家看见他的眼泪。

  最后一次夺命之险就是在毫无征兆中来的。

  3月9日中午,一位护士发现彭博刚解出的大便呈黑色,立即报告了医生。

  “马上查血常规和凝血功能!”结果显示,一天之内,彭博的血色素从10克掉到了5克。当天晚上10时20分,金银潭消化内科程海琳医生带着胃镜来到了病房,为他做急诊胃镜。胃镜下,一个0.5X0.5厘米的溃疡面暴露无遗,血从这里往外冒。

  程医生用4枚钛夹控制了这个溃疡,止住了血。

  3月13日,彭博的肾功能开始恢复了,尿液慢慢增加,3月20日,血液净化治疗结束,他身上的最后一根管子拔去。

  在床上躺了那么久,彭博的肌肉萎缩,肢体功能的康复和心理的康复提上日程。

  劫后重生

  最想去医院迎接二宝降生

  彭博很乐观。他清醒过后,潘纯教授给他看4岁女儿的照片,他止不住流泪。生病期间,这个1.81米的微胖年轻人,瘦了20公斤。彭博怕吓着女儿,忍着不跟女儿视频。

  “我的二宝6月1日的预产期,我最想到时候去医院迎接他出生。多好,我家是双喜临门!”

  在他病重期间,除了直接管他的潘纯,还有武汉协和医院的尚游、张伟和联勤保障部队的刘宏教授精心管过他,而护理他的护士换了一批又一批,具体人数都难得统计了。6位新冠肺炎康复者为他献过血浆,彭博辗转找到他们的姓名电话,“我好了,要一一登门感谢”。

  长江日报记者田巧萍通讯员李洁刘露

猜你喜欢